天邦故事 | 第一期

時間 :2016/8/25 14:38:57點擊 :782編輯:集團策劃部

blob.png

張邦輝    董事長、總裁,于1996年9月在河姆渡河畔開始創業之旅,所領導的企業  2007年4月在深交所上市。他始終堅持以科技創新構建企業核心競爭力,推進可持續發展戰略,立志帶領團隊深入推進公司戰略發展規劃,至2025年實現千億銷售收入、千億市值的發展目標。他還親自主導和參與國家級科研項目研究,取得了多項科研獎。目前,公司已發展成為集飼料、疫苗、養殖、食品為一體的全產業鏈式國家重點龍頭企業、國家重點高新技術企業。

blob.png

blob.png

行萬里路  破萬卷書

—用智慧、汗水去澆注Create your value!


張邦輝

七千年前的河姆渡,居住在這里的先人在農耕、漁獵、制陶等領域取得了驚人的成就。后來,王陽明、朱舜水、嚴子陵、黃梨洲四大先賢對中華文化、人類文明貢獻了卓越的智慧,并因此讓余姚聞名于世。

在寧波余姚創業,幸運。這里山好水好人更好,最好的是從政府領導到企業家、老百姓,都尊重商業,培養出蜚聲海內外的商業文化——甬商,甚至于民間都廣為流傳“無甬不成市”! 1996年9月25日注冊余姚天邦飼料科技有限公司,1997年1月18日起正式運營至今,我對包括甬商在內的浙商精神尤為體會深刻:

經千辛萬苦、說盡千言萬語、走遍千山萬水、想盡千方百計!這種氛圍下,時間長了,我們從創業初的簡單謀生訴求,演變出“天道酬勤 敬業興邦”的情懷,并隨著企業的不斷發展,特別是全球化經營意識的逐步形成,我們締立了“創新、品質、服務、共享”的價值觀,也就是Create your value!回想歷程,真的是“行萬里路,破萬卷書”!實踐,學習,再實踐。知識幫助建立夢想,努力奮斗,勤奮實踐,去實現夢想!


創業:一路艱辛,一路走來

1984 年,我從安徽農大畜牧專業畢業,進入安徽農科院工作。三年后,考上了中國農科院蘭州畜牧所楊詩興教授、彭大惠教授夫婦的碩士研究生。

楊先生是一位 1948 年博士畢業于英國愛丁堡大學的才子,隨口能誦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,古漢語功夫也是十分了得,他也是一位經受過西方嚴格學術訓練的科學大家。研究生期間,導師對我論文的注文、引文都盯得十分緊,講究“無一字無來歷”,只要引用了一個說法,導師就要追問哪本書哪個人哪一頁說的,這種嚴謹的學術訓練讓我受益終身。導師的研究項目在新疆,因此我1988 年 9 月至 1990 年 1 月在新疆一個山溝里做論文,研究羊的營養需求。

青燈一盞,夜星寥落,孤獨與寂寞相伴,心靈與文章相融,這段求學經歷是我人生中的寶貴財富。

后來,我被安排到無錫的中國水科院淡水漁業研究中心工作,開始與水產營養研發結緣。我一邊做研究,一邊參與企業經營。

身處體制與市場的夾縫,早期的行業經歷并不愉快,各種折騰,各種糾結,最終于1995年,為了個人的承諾,我主動放棄了讓人羨慕的國家級研究所工作人員的身份,結緣師從楊詩蘭教授、彭大惠教授的學兄吳天星博士,他睿智、勤奮、好學,甚至于可以邊教學邊開發,學術地位不斷提升的同時,企業也做得風生水起。彷徨中的我在天星博士的感召下,一起來到余姚,與他合作多年的寧波舜大股份有限公司,開始了創業之旅。

創業艱難百戰多,1997年是最艱難的時期,企業資金鏈幾乎斷裂,事業和夢想愈發沉重和遙遠,企業在風雨中飄搖,我心神疲憊,度日如年。假如不是吳天星博士憑借個人外交魅力,從農業部借來200萬元扶持貸款,企業也就黃了。

憑借團隊的共同努力,天邦股份在水產特種料這個細分市場越做越強,逐漸殺出一條血路,并在2007年4月成功登陸深交所。

十年沉淀,我對天邦的企業定位有了很明晰的認識,即走高附加值市場,走高端產品路線。我們堅持獨特的企業風格:崇尚技術創新!把技術創新作為企業的價值和靈魂,雖然有點曲高和寡,陽春白雪,但我們初心不改,與眾不同,精益求精,追求極致。

盡管特種水產料做得如魚得水,但這個市場畢竟空間有限。遵循高技術與高附加值的理念,我開始把目光瞄向疫苗與種豬。

2008年,天邦股份收購成都精華生物制品有限公司,隨后改名為成都天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。2009年3月,安徽天邦豬業有限公司注冊,天邦正式進軍養豬業。


養豬:想說愛你不容易

其實,我想養豬很久了。

早在2008年,高熱病肆掠之后的豬價高起,我就興致勃勃提出介入養豬,但董事會毫不留情“槍斃”了這個提議。

我只好保留個人興趣,到處“晃悠”,參觀別人的豬場。從國內的溫氏、牧原到歐美的各大豬場,轉來轉去,看了個飽。

看得越多,心里越喜歡。我覺得不僅要搞,而且要大搞。

數年之后,艾格菲由于經營不善想賣掉的消息傳出,我感覺機會來了!我再次提出以并購模式大勢進軍養豬業,這一次,董事會通過了我的提議。

2013年底,天邦宣布以48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艾格菲。此事早已瘋傳,成交之后更是轟動畜牧江湖。

一方面,人們對當年艾格菲在美國上市與退市的新聞記憶猶新;另一方面,人們對以水產料著稱的天邦進入養豬業,也頗感驚訝。幾乎每個人都在問,天邦為什么要養豬?天邦能養好豬嗎?天邦會不會重蹈艾格菲的覆轍?

一句話,天邦養豬靠不靠譜?會不會步子太大扯著蛋?正如多年前面臨董事會的質疑,天邦養豬也面臨著外界質疑的眼光。

這些質疑需要天邦用業績來回答。

相關公告顯示,艾格菲原有16家傳統豬場,2家西式豬場,共2.3萬頭母豬,可年產40萬頭商品豬,此外還有5家飼料廠,產能20萬噸。雖然艾格菲被公認為運營失敗,但其體量確實不容忽視,吳天星博士曾多次公開表示,這筆生意很劃算。

天邦接手之后,決定對養豬版塊進行重新規劃,并重新打造品牌。新公司名為漢世偉(包含原艾格菲),由我擔任董事長。

漢世偉(Hanswine),Han是華夏的意思,世偉swine,豬的意思。這個命名,很有點在洋種豬獨霸天下的行業中做華夏種豬的氣勢。

在國內,我們引進國際著名豬育種專家傅衍博士,并與黃路生院士團隊等科研力量合作;在國外,我們與擁有一流育種技術的Choice Genetics公司合作。

養豬的心愿終于實現,而且依然堅定不移地走技術路線,但我知道,想把豬養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接下來的困難或許超乎想象。


改革: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

由于種種原因,艾格菲許多豬場的低效率早已是行業聞名。令我吃驚的是,接手艾格菲后,經過統計發現,在2.3萬頭母豬中,竟有2000多頭三元雜母豬被當做二元雜母豬在使用,此外,還有1家豬場存在環保問題。

我關閉了問題豬場,淘汰了濫竽充數的“母豬”,聘用原艾格菲的絕大部分員工,對養殖場進行重新普查和徹底改造,重點是革新管理、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。主要采取了五大措施:其一,豬場轉型,把部分規模小的豬場轉為育肥豬場;其二,摒棄自配料,采用OEM(代加工)模式購買更有保證的商品豬料;其三,從通風、飲水、豬舍等方面改善環境;其四,使用遺傳改良辦法提高母豬生產力;其五,使用天邦疫苗,加強生物安全等健康管理。

我們以飼料起家,卻對豬飼料選擇了代加工模式,改革決心不可謂不大。

改造后,僅2014年上半年,生產商品豬24.7萬頭,PSY已經超過20頭,育肥豬平均增重成本由1月的15.1元/公斤下降到6月的12.63元/公斤。


未來:潮平兩岸闊,風正一帆懸

我有一個大計劃,希望一年能出來150萬頭左右的父母代。以全國7.5億頭豬算,需要3000萬頭父母代,假設2年一換,每年1500萬頭更換,我希望天邦一年要有10%的占有率。我們計劃8年時間達到這個目標。

我們采取公司加農場模式,實行全產業鏈,飼料可控,基因可控。公司+農場可以整合資源,最大的好處是帶農民致富,不離家創業。漢世偉正在推行“一二三扶貧”模式,即圍繞一個母豬場,開發200個家庭農場,實施“三定”扶貧(定地點不離鄉,定時間一年,定額度每戶純利潤十萬)。

農場都是農戶的,天邦幫助融資。一頭豬給農戶150元利潤,此外還有改造補貼、環保補貼、價格紅利分享,豬養得好還有料肉比獎金,飼料是我們的,疫苗是我們的,種也是我們的,有專業人員指導養殖并負責銷售,對農戶來說完全“零風險”。我們有的農戶,一對夫妻養殖500頭規模的家庭農場,一年利潤已經達到30萬。

除了農戶,我們還尋求多方合作,比如采取OEM飼料代工 模式,把配方給別人,把核心料給別人,把衛生標準、工藝要求給別人,解放管理精力,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;我們和知名集團企業合作,由其代建豬場,迅速擴大規模體量;我們和政府合作,在保證生態環保的基礎上,聚焦在一個縣,運輸、銷售與屠宰一體,帶動地方經濟發展。

“人之所助者,信也”,天邦用真誠換來信任,越來越多的伙伴團結在我們周圍,越來越多的國內外知名人才加盟天邦。

以食為天,應和立邦。一字“和”,表達了天邦與政府、企業、員工、農戶共享和諧發展成果的初心。我們還謀求更大范圍、更具價值的“和”——消費者之“和”。養豬并不是終點,為全社會提供美味健康的豬肉才是最終目的。 生產飼料、疫苗,養豬都為生產美味豬肉提供服務,拾分味道食品集團的成立,安全、好吃的品牌豬肉的生產,這一切實實在在。在目前食品環境不盡如人意的情況下,天邦正一步步實現這難能可貴的理想。

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。如果我沒有失去公職,如果我沒有受到廣州老板的冷待,如果沒有合作伙伴的分歧,我可能不會去創業,不會走國際合作的道路引進人才,推動技術進步,更不會有天邦技術遙遙領先于國際同行的今天。

燦爛夢想,戀戀情懷,不斷奔跑,一直奮斗,命運會給你打開一扇又一扇窗。天邦沒有遠方,人間處處是故鄉。


blob.png

blob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