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丁磊為首的“養豬三人組”已瀕臨散伙?

時間 :2013/11/20點擊 :447編輯:集團策劃部

   從2011年3月網易養豬場宣布落戶浙江安吉到如今,外界并沒有看到一兩“網易豬肉上市”,豬肉行情的變化也是導致養豬業務推進較慢的原因。

  除了發布易信外,近兩年網易CEO丁磊的勁爆新聞并不多,而養豬這事絕對算其中一件。從2011年3月網易養豬場宣布落戶浙江安吉到如今,外界并沒有看到一兩“網易豬肉上市”。11月6日,丁磊在南京的一次公開活動中向外界表示,養的豬已經可以吃了,“有空邀請大家一起嘗嘗?!?/p>


  那么,網易養的豬到底“熟了”沒有?近日,記者從網易內部人士處獲悉,以丁磊為首的“養豬三人組”已經瀕臨散伙。而記者赴安吉網易養豬場調查了解到,其養殖規模與此前對外宣稱的所謂“萬頭豬”相差甚遠,估計只有一兩百頭“實驗豬”。

神秘的網易養豬場

  如果不是自駕的話,想找到網易養豬的地方還真不太容易。

  2009年,丁磊宣布網易將進軍養豬業。經過兩年的籌備,網易養豬場在2011年3月正式落戶浙江安吉縣洛四房村。

  從互聯網到養豬,這個跨度曾經掀起巨大轟動。為了推進這個項目,網易成立了以丁磊、毛山、周炯為核心的三人管理團隊,被公司內部員工稱為“養豬三人組”,其中丁磊來自互聯網,毛山則是名修理民航客機的工程師。毛山和丁磊是奉化中學高中同學,畢業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自動控制專業。

  在位于洛四房村的網易養豬場,從外面看,大門很簡陋,連個企業招牌都沒有,只是簡單地用鐵皮釘制,兩邊的門樓也只是用水泥和磚頭砌的,連瓷磚都沒有貼,其他地方則是用磚墻圍起來。

  從大門欄桿朝里張望,一個人也看不到,只有兩輛摩托車停在那里,也聽不到一句人聲。記者等了將近20分鐘,才在一個工作人員的幫助下進到院子里,在辦公室的玻璃門上貼著網易公司的logo,這位工作人員稱,目前公司領導都不在養殖場。記者隨即請求參觀養殖區域時,他通過電話與公司領導溝通后,以“不對外開放”為由婉言拒絕了記者的請求,并將記者“禮送”出大門。

  無奈之下,記者只好在周邊一位農民的引導下,從養殖場旁邊穿過密集的灌木叢,登上距離養殖場大概500米的一座小山包,從上面可以看到養殖場內的放養雞鴨的大棚和一處豬圈。據這位農民稱,他平時也很少看到有人進出,養殖場工人也不是很多,主要是周邊村莊的臨時工。

熟了還是黃了?

  根據規劃,網易計劃投資3億元,在兩三年內建成占地1200畝的現代養豬場,其中一期工程計劃投資4000萬元打造豬舍,養殖規模在6000-10000頭,并且從場所設計到喂養方式,全部采用世界最頂級的高科技,不少人笑稱,“這到底是養豬還是養豬八戒?”

  不過,兩年多過去,網易豬肉卻是“千呼萬喚不出來”,吊足了外界的胃口。那么,網易養殖場的豬到底養得怎么樣了呢?上述接待記者的網易工作人員表示,他很少去養豬場那邊,所以也不清楚有多少頭豬。

  不過在洛四房村,記者找到了兩位曾經在網易養豬場做臨時工的農民,從他們口中得知,目前網易養豬場的養殖規模遠遠沒有達到當初的規劃。

  “里面豬不是太多,具體我也沒數過,估計有一兩百頭吧?!逼渲幸晃淮迕窀嬖V記者,他去年曾經在養豬場里工作了幾個月,主要負責處理豬糞,“他們都是高科技,機器都是自動的,所以不需要多少工人?!绷硪晃淮迕竦恼f法也基本與前一位類似。

  而據網易公司一位了解養豬項目的員工稱,網易養豬場此前曾經因為土地承包補償、豬糞處理和空氣污染問題,與當地農村出現過一些糾紛,影響了項目進度。但現在的養豬場負責人倪金德表示,與用地有關的費用都已經支付完畢,不存在拖欠的情況。

  實際上,從2011年到現在,就不斷傳出網易豬肉要上市的消息,但直到今日,網易豬肉的影子也沒有見到,不過前述接受采訪的當地村民告訴記者,“之前過年過節前倒是看到過公司來運雞鴨和一些豬,不過不是賣的,好像是發給員工當福利了?!?/p>

三人組兩人離職

  從去年下半年以來,如果不是一樁官司,網易養豬的事幾乎都被外界淡忘了。

  今年7月,為網易養豬場做水井勘察設計的浙江省地礦勘察院,一紙訴狀將網易(杭州)有限公司告上法庭,稱后者未按合同支付工程款70萬元。然而離奇的是,網易(杭州)卻不承認其養豬。據了解,浙江省地礦勘察院和網易的這起官司已經審結,但具體結果尚未得知。

  “嚴格來說,網易確實沒有直接養豬,是通過浙江味央科技有限公司的名義做的,味央科技的出資人就是網易,只不過對外不說這個名字,而是說網易農業事業部,毛山是負責人?!鄙鲜鼍W易員工告訴記者。

  實際上,記者獲得的毛山的名片也打印的是“網易農業事業部總經理”,周炯則是副總經理。然而記者從網易內部人士處獲悉,網易豬還沒養成,曾經風光無限的“養豬三人組”卻已經瀕臨散伙。

  “周炯好像在10月份就已經離職了,毛山現在在公司里也找不到他的信息了,現在負責養豬場經營的是倪金德?!鄙鲜鋈耸客嘎?,現在公司領導對毛山的情況都諱莫如深,網易農業事業部里已經沒有毛山的名字。網易養豬場的工作人員也向記者表示,他也很久沒見過周炯和毛山來養豬場了。

  記者通過各種渠道聯系到了倪金德,他告訴記者,公司信息需要向公關部門了解,他不便于透露更多情況,也不了解毛山和周炯為何要離職。而記者撥通周炯的手機,但一直無人接聽。網易公關事務負責人徐峰的手機亦在接通后被掛斷。

  對于網易養豬場“換老板”的事,縣委宣傳部辦公室一位女工作人員表示這事要問皈山鄉,而皈山鄉黨委辦一位工作人員則最終證實了毛山的確已經離職。

  對于毛山和周炯離職的原因,盡管洛四房村委會工作人員表示,“不清楚”,但他也表示,“這完全有可能,可能是壓力太大,做的時間比較長,暫時還沒效益?!?/p>

  不過據上述知情的網易工作人員表示,豬肉行情的變化也是導致養豬業務推進較慢的原因?!?011年要養豬的時候,豬肉價格漲得很快,很多地方價格都翻了一到兩倍,不過后來跌得也快,這兩年肉價一直比較低?!?/p>

  資料顯示,國內豬肉價格在2009年5月達到低點,約7元/斤。在2011年7月初則達到價格高點,北京地區豬肉價格一度達到20元/斤。但此后兩年豬肉價格急轉直下,目前已經基本跌回到2009年水平,豬肉上下游企業均是叫苦不迭。

  曾記得2011年11月,丁磊在回答有關豬肉價格的問題時表示:“豬肉的價格通常以兩年半左右的時間長度波動,網易養豬并不想體現‘擇時’的特點,其發展前景不會寄托在短期內的肉價漲跌上,我們養豬是一個長期的事業,短期的波動不會對我有什么影響?!?/p>